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中国煤炭报》:党旗飘扬在世界屋脊 ——“义海精神”调查报告(下)
时间:2017-11-03    来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团

党旗飘扬在世界屋脊 ——“义海精神”调查报告(下)

来源:中国煤炭报    时间:2017年11月2日    作者:赵鹏璞

 

14年风雨兼程,河南能源集团义海能源在巍巍高原、皑皑雪山打造了“义海精神”,他们不仅接受了市场的严峻考验,还以默默付出诠释了什么叫责任担当。

党旗引领,创业有市场

创业不是一蹴而就的,胜利之后还会有波折,风光之下依然有风险。

义煤公司原北露天矿的二次创业,诞生了义海能源。如今,新生的义海能源,又到了二次创业期。他们有信心,因为已经走过的路告诉他们:有党旗引领,创业就有市场。

从函谷关前平原地带的义马市开启征程投身西部大开发,在青藏高原打造出一流的煤炭企业,义海能源经历了四个阶段。

2003年至2006年是艰苦创业期。这个时期,他们在鸟不越境的高山草甸、草无三寸长的戈壁荒漠扎下了根。

从2006年大煤沟井工矿开建,到2008年正式试生产,是基本建设期。这一时期,木里山下的露天矿也形成了120万吨的年产能,义海能源两座露天矿、一个井工矿的开采格局从那时开始延续至今。

2008年至2014年,进入第三个阶段——规范提升期。大煤沟矿实施了安全质量标准化星级管理,建成了矿井六大避险系统,安装了煤矿救生舱,一举成为国家一级安全质量标准化矿井。木里山下的天峻义海露天矿规范露天采区布局,建设标准化作业区。从此,“义海标准”成为“青海标准”。

这几年,义海能源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从2008年底的9.24亿元逐步提升至2013年底的62.77亿元。不仅如此,2013年,“义海木里”牌焦煤商标成为青海省响当当的品牌。大煤沟矿成为青海省煤炭行业的标杆。

但是,随着全国煤炭经济形势的转冷,2014年始,义海能源的发展步入了第四个阶段——二次创业期。

这一年,义海能源放假8个月,经营压力骤增,煤炭用户由原来的30多家锐减到10余家。

煤炭市场持续走低,煤炭价格一路下滑。怎样扭转被动局面?义海能源党委静下心来自我剖析:位居第一阶梯之上,距离内地主要市场1000公里以上,如果按吨煤售价660元计算,其中的300元需用来支付运费。要想节省这部分费用,势必要借助中间商的力量,虽省心,却无法与终端用户直接达成市场上竞争合作的默契。

这好像是个死循环。难道真没有别的出路?

义海能源党委仔细琢磨自己的产品,一个细分市场的计划应运而生:尝试煤炭直销模式。

大煤沟矿主产的长焰煤,是良好的动力煤和民用煤,可广泛应用于电力、水泥和建材等行业;而天峻义海主产的三分之一焦煤、二分之一中粘煤和焦煤等,具有低硫、低磷、特低灰的特点,是优质的炼焦配煤和良好的动力煤。

因而,义海能源将销售分为两个盘:一个是大煤沟矿的区域销售大盘,实行煤炭直销战略,减少中间商环节,很大程度上缩减了用煤企业的成本,提高了双方经济效益,“抱团取暖”;另一个是天峻义海的焦煤销售大盘,以青海省为中心,重点向甘肃、河北、内蒙古、河南和云贵川等区域辐射,派驻销售经理,以煤炭为纽带,与煤炭重要用户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形成了煤炭供需共同体。

第一个盘的回报很快:义海能源所在的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下称海西州)下游客户积极回应,大煤沟矿与不少大型碱业集团、水电集团建立了直供合作关系,占领了海西州90%的煤炭市场,将煤炭定价权重新拿到手中。

第二个盘的回报很丰厚:几家大型焦化、盐业企业成为天峻义海三分之一焦煤和二分之一中粘煤的重点用户,青海省内各大电厂通过委托的方式积极从天峻义海采购焦煤。

义海能源实行一揽子策略,打破了销售瓶颈。2016年随着煤炭市场回升,义海能源量价齐升,三分之一焦煤价格从年初的每吨280元回升到年底的每吨660元。特别是阳康货场、热水货场的电煤,曾经每吨130元也无人问津,后来却以每吨300元的价格销售一空。当然,背后的艰辛,从事过销售工作的人都能理解。大伙跟销售部部长王杨林开玩笑说,收获最大的,其实是销售部的人。因为他们有的成了“赛导航”,有的成了“活地图”。

在整个义海能源二次创业期间,大煤沟矿的“逆势扭亏”可圈可点。义海能源是个品质企业,从成立之初至今总体是盈利的,但大煤沟矿在严峻的煤炭经济形势之下亏损严重。怎么办?这个义海能源的出发地、大本营,这个河南埠外煤企安全生产的标杆、青海煤矿安全生产的旗帜,靠谁来养活?难道要关停?

逆境的抉择是最艰难的。最终,他们借鉴同类矿井经验,科学分析了大煤沟矿的地质条件和安全实际,河南能源、义煤公司和义海能源组织专家论证,共同给大煤沟矿开出详单。义海能源党委果断作出决定:改变支护方式,优化巷道设计,降低支护投入,改变承包方式,减少人工成本,年可节约8000万元至9000万元,不但可以填平亏损,还可实现盈利。

有了理论支撑,他们2015年试水,大煤沟矿当年减亏3700万元。2016年,他们每一天都在精打细算。他们拿F111030掘进工作面“开刀”,在安全数据有力支撑的前提下,降断面面积、支护材料和工程承包人工单价,提机械化效率,提人员工效,安装猴车提高运输能力,建设风选厂保证煤质;被誉为“义海南泥湾”的两个蔬菜大棚,将新鲜蔬菜供上职工餐桌,节省的钱改善工作环境……到了当年4月份,亏损势头彻底遏制,此后持续盈利。

当2016年最后一天的数据汇总出来的时候,大煤沟矿的干部职工都不敢相信:不仅一举摘掉了连年亏损的帽子,还成为义煤公司的盈利矿井之一,全年实现盈利2700万元,是计划盈利600万元的四倍半!

机遇总是愿意垂青那些有准备的奋进者。今年初,在海西州政府对木里矿区煤炭运输市场整顿中,义海能源获得了木里煤田范围内的煤炭运输权。其旗下从事第三产业的义德公司,负责整合、管理车队,签订运输合同,开展运输业务。他们重新规划运输线路,重新核定煤炭运输价格,重新建立煤炭运输秩序,运输能力、环境和秩序大为改善,为下一步腾飞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早在2013年,青海省就按照国家“一个矿区一个责任主体”的要求,对木里矿区和江仓矿区的煤炭开发进行规划,成立了木里煤业集团,以资产为纽带,将义海能源纳入管理。其中,义海能源占股份10%,参与资源整合。如今,义海能源的一系列成绩赢得了青海省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认可。木里煤业集团上级部门青海省国有投资公司邀请河南能源主导下一步资源整合工作,商定双方注册成立新公司,共同开发木里矿区的煤炭资源。目前,各项准备工作正在进行,一个新的愿景,在义海能源党委会上获得一致通过:3年打造千万吨级煤炭基地!

党旗引领,责任有担当

追求利润是企业的存在价值和生存本能,但也不能只追求利润。在党旗引领下,义海能源勇于承担社会责任,有抱负、有担当。

承担社会责任,首先从善待煤矿工人做起。

先生产后生活,这是创业初期受自然条件所限不得不做的选择,义海能源也是如此。但如果不能及时偿还职工生活设施的欠账,所有的生产也是不可持续的。2008年起,他们开始致力于解决自己职工的生活问题。

义海能源党委提出,要“高雅娱乐、快乐工作、健康生活”。硬件方面,在海拔4200米的天峻义海建成了彩钢房宿舍、澡堂和食堂,室内安装暖气和弥散式制氧设备;在海拔3500米的大煤沟矿建成了蔬菜大棚,开通了矿区班车,设立了自动取款机,建了职工超市;在海西州政府所在地德令哈市建成了总部办公大楼、职工公寓和体育设施……看到矿区一株株新疆杨、沙棘、红柳、沙柳,看到被矿工称为“天然氧吧”富有江南特色的高原花房,人们几乎不敢相信,这里是雪域高原和茫茫戈壁。

软件方面,他们制定了职工与企业共同成长、共同发展的战略规划,在党支部所在地建成了标准化党员活动室。基层党支部坚持每月为职工过集体生日;成立了民族舞蹈队、摄影协会、文学社,并鼓励职工为自己写作,办报纸、写史志、出丛书,供大家记录人生这段不平凡的历程,搭建了“煤亮子”成长的广阔平台。

女工吕俊花,是原绿草山矿务局大煤沟矿的职工,当初不少人怕外来企业没有未来而选择买断工龄时,她和她的丈夫选择了留下来。现任义海能源综合办公室科员的她坦言,现在的收入是之前做梦也不敢想的。如今,她家里买了车,还在西宁买了房。“最重要的是,我也入党啦。”吕俊花笑着说。

同样被义海能源党委培养入党的,还有来自大草原的大学毕业生、蒙古族职工金柱。他苦练业务、表现出色,2014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如今已走上了中层干部岗位。

对那些对外承包工程中的农民工,义海能源也同样关心。他们出台了《农民工工资代发管理方法》,要求承包施工队进入工程现场后,第一时间完成人数统计、信息核对等工作。结算工程款时,由财务扣除工资款,将工资足额、直接转入农民工银行卡。这种负责任的做法得到了青海省政府的表扬。

承担社会责任,还要从投身公益事业入手。

海西州126所中小学4万余名师生不会忘记,自2008年始,青海省最大的长效助学项目“义海能源春暖工程”每年为他们捐赠煤炭4000吨。

海西州所有养老院、福利院的群众不会忘记,自2014年始,“中国梦·义海能源温暖工程”每年为他们捐赠煤炭5000吨。

布哈河东岸海西州天峻县新源镇梅陇村的牧民不会忘记,那批每年为大家增收40多万元的1000只母羊和50只公羊,是义海能源筹集110万元资金购进的。于是,这批羊有了个温暖的名字:“义海羊”。

西部大开发过程中,义海能源坚持“实物帮扶、资金帮扶、就业帮扶、文化帮扶、情感帮扶”并举,优先安置帮扶当地522名青年和农牧民实现就业,每一年都为当地170多户困难户送去米面油等生活用品,为92户低保户每月每户送去400元救助金。

“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义海能源出资3300万元参与修通了160公里的天木公路,累计为青海省的各项公益事业捐助和缴纳各种公益事业费用达2.5亿元,还出资修建乡村公路、城市爱心广场,解决生活用水,获得了青海省创建民族团结进步先进集体、“民族团结之花”等荣誉称号。

承担社会责任,在大灾大难面前,要经受住考验。

2010年4月,玉树地震后不到2个小时,义海能源39人组成的党员救援队就驰援灾区。他们昼夜兼程,翻越海拔5000米的巴颜喀拉山,穿越无人区,17个多小时赶路1200公里,是全国煤炭系统第一支到达灾区的救援队。他们在10余天里转战33个搜救点,帮助受灾群众搭建306顶帐篷,解决了3000多人的住宿问题,还抢救出2000余件各类物资。

承担社会责任,是人文情怀,更是光荣使命。

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讲话精神过程中,义海能源做足了功课。

木里矿区生态环境极为脆弱,高寒草甸是大自然历经千万年的孕育形成的,一旦遭到破坏,几乎不能自然修复,人工恢复也罕有成功。因此,义海能源从进驻第一天起,就把环境保护纳入了设计规划。开采时,他们把剥离的草皮整齐码放,以备修复植被时使用。2013年,义海能源投资2000多万元,联合北京大学、中国矿业大学、青海省环保厅等,开展高寒地区人工植草技术攻关,取得了人工植草成活率超过80%的试验成果。

2014年8月,木里矿区生态上的历史欠账问题引起党中央高度重视。青海省委、省政府迅速行动出台了综合整治方案。即使是木里矿区最重视环保的企业,义海能源也和矿区其他企业一样,面临一场大考。

河南能源党委和义煤公司党委高度重视。义海能源党委向两级党委请缨:保证交上一份令党和人民满意的答卷。河南能源在经营非常艰难的2015年,划拔6500万元的专款;义煤公司则从下属的农林公司,抽调园艺师组建了技术队伍。义海能源开始了背水一战。

上级要求的环境治理,主要包括砟山治理、边坡整治和植草复绿三项任务。对久久为功的义海能源人来说,前两项一直保持优异成绩,当时的问题,只剩下最后一关——如何让上一年的实验室成果变为现实。

2015年春节,义海能源主要党政领导在会议室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在木里,每年只有5月至7月是最佳播种期,如果这个时段偷懒,就会错过一年。他们要赶在前面,做好打算。

砟山坡度大?那就参照梯田形状,削坡整形,将坡度从70度降到35度以下。

雨水冲刷多?那就在坡顶修挡水堰,坡面修排水沟,坡底修引水渠。

草籽不易寻?那就从20多种草籽中反复试验筛选,优选5种,将69吨草籽运到现场。

土壤不适宜?那就到180公里外的地方去买土,再掺拌牛羊粪,配成养分充足的腐殖土……

播种期到了,更是煎熬。天冷、氧气稀薄、衣着笨重、紫外线强烈,他们都不怕,他们怕的是速度慢了完不成任务,速度快了不够细致,来年草籽不发芽。

工地上,大家穿着棉袄棉裤,戴上厚厚的口罩和风镜,下雨,不停工;下雪,不停工。只要穿的大头靴陷不进泥里,他们就会比太阳起得早,比羊群回家晚。脸上的皮褪了一层又一层,他们终于赶在最佳播种期内,完成了137万平方米的播种任务。

2016年7月上旬,嫩绿的小草破土而出,人们奔走相告,就像发现了稀世珍宝。义海能源人说,第一次发现尖尖的草芽竟那么美。

此项行动,义海能源先后投入2.13亿元。由于植草复绿、综合整治成果远超预期,他们赢得了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国家相关部委的肯定和赞扬,青海省委、省政府给予高度评价,称之为“义海模式”。经省州县联合督导组批准,天峻义海成为木里矿区唯一恢复生产的企业。

发现这里每平方米出苗2500多株,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孟伟表示,这在内地矿区也不多见。但当他听说每平方米成本超过53元时,不禁发出一声叹息:“你们的草,种得好!可惜不容易推广啊。”

那一声叹息,在义海能源党委听来,是一个疑问号,他们又开始了新的探索。2016年,经充分论证和反复试验,他们把土壤厚度从20厘米降到10厘米,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每平方米的成本也降到了25.3元,草籽发芽率及长势完全符合预期。义海能源完成了150万平方米的植草复绿任务,实现了植草规划区域内零空白、全覆盖。

2016年9月,环保部、国土资源部、农业部等七部委前来核查时,专家当场表示:高原种草,义海能源创造了奇迹。自此,“以‘义海模式’为核心的‘木里经验’”开始在青海全省推广。

党旗飘扬下,义海能源书写了真实的传奇。在这里,从大煤沟到木里,“戈壁霸主”骆驼刺,一年只能长一寸,青海湖古老的冷水鱼裸鲤,一年只能长一两,然而在14年里,义海能源成长为一种更为顽强的生命,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