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大河报》:亏损超74亿到盈利13亿,这个河南最大国企如何业绩大“变脸”
时间:2018-03-15    来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团

亏损超74亿到盈利13亿,这个河南最大国企如何业绩大“变脸”

来源:大河报  时间:2018年3月14日  记者:李震

 

作为河南省最大的国有工业企业,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以下简称“河南能源”)去年盈利13亿元,同比减亏增盈88亿元,三年来首次实现盈利;2018年1月,盈利1.6亿元,同比增长94.46%。数据一路飘红。

亏损超74亿到盈利13亿,这个河南最大国企如何业绩大“变脸”

此前,河南能源的情况与现在有天壤之别:大块头的河南能源在产能过剩、需求放缓、行业周期等多重压力下,曾一度陷入困局。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集团实现营业总收入1240.51亿元,净利润-74.35亿;2015年净利润为-94.96亿元。债务方面,2015年底集团负债总额达到2283.24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2.2%,仅当年需支付银行的利息就高达115亿元。

在豪门的光环之下,河南能源和众多煤炭企业一样,已是步履维艰!

在此形势下,河南省委、省政府陆续出台了被称为“1+N”的系列国企改革实施意见,特别是从在河南举足轻重的“三煤一钢”着手,着力解决法人治理结构的完善、混合所有制的推进、化解产能等突出问题。

而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去年中国煤炭消费量增长0.4%。这是自2013年中国对污染宣战以来煤炭消费量首次增长。

借助政策和煤炭市场高位运行的行情的两股东风,河南能源也通过“刮骨疗伤”,开启改革征程。

1年关闭54对矿井出清1002万吨产能 处置33家“僵尸企业”

据河南省工信委去年12月初消息,2017年河南省煤炭行业的去产能任务已经完成,并顺利通过国家验收。全年全省共关闭矿井101处,退出产能2012万吨。其中河南能源就关闭了54对矿井、出清1002万吨产能。

矿井关了,产能去了,人去哪儿?

针对煤矿工人技能相对单一、年龄普遍偏大、再就业存在困难的实际,河南能源化工集团鹤煤公司转变思路,变“散兵游勇”为“兵团作战”,组团输出劳动力。

经过洽谈协调,公司与郑州富士康合作,千余名煤矿职工走上了新岗位;鼓励自主创业,举办月嫂等培训帮忙寻找新饭碗,共计转岗了1.3万多名煤炭职工。

此外,河南能源通过市场化兼并重组和依法破产两条途径妥善处置33家“僵尸企业”,超出年度计划15家。

去了产能,如何找到新的发展引擎?

立足所关闭矿井的人才、技术、地理位置等方面的优势,河南能源提出“一企一策、一矿多措”的转型方案。

焦煤白庄矿酝酿在原址发展乡村旅游,吕沟矿拟利用原煤矿设施建立综采机修加工和培训中心……

在河南能源永城园区,黑煤炭进入气化炉后,经过再加工,直至变成生活中常见的杯子、衣服、化妆品、手机。据测算,仅煤炭转化成乙二醇一项,每吨市场价值就能提升10倍。

永城园区党委书记、董事长石自更表示:“新建20万吨乙二醇装置明年投产后,将现有产能下的每小时5.6万标准立方米的富余合成气‘吃光榨净’,实现收入、利润翻一番。”

河南能源化工集团董事长马富国在接受河南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化解过剩产能是企业摆脱困局、转型发展的机遇,只有主动去产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为企业谋取新的发展空间。”

借煤价上涨和政策东风 签订475亿市场化债转股协议

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要求以市场化债转股手段积极稳妥帮助具备发展潜力的钢铁和煤炭企业降低杠杆率,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受益于供给侧改革,煤价自 2016 年下半年开始进入快速上升通道,延续到2017 年也依旧保持着供应较紧的格局,煤价始终在较高位置波动。

借助政策和煤炭市场价格上涨的两股东风,河南能源把握双重机遇,着力将推进债转股工作作为降低杠杆率、优化融资结构的重要举措。

在省政府支持下,河南能源与各大金融机构进行沟通协商:2017年1月11日,河南能源与中国建设银行成功签订125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合作协议,根据协议,此次债转股将重点帮助企业克服行业周期性波动带来的盈利能力下降,通过股权性投资置换存量高成本债务,针对企业的优质新建项目和资源整合项目进行支持。

2017年3月30日,河南能源分别又与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交通银行签署市场化债转股合作协议合计350亿元。

据河南日报报道,至此,河南能源共签订债转股合作框架协议475亿元,并与中国人寿、兴业银行等达成合作意向,如全部落地盘活,企业资产负债率可降低7.5个百分点。

市场化债转股的落地,改善了这家“巨无霸”企业的资产结构,降低了企业杠杆率。河南能源相关人士表示,募集资金到位后,短期内将有效缓解河南能源的债券兑付压力,长期来看,将为河南能源调整债务结构、降低资产负债率进而实现转型发展赢得宝贵的时间。

51.9万户“三供一业”属地化管理 144家单位领导干部摘“官帽”

长期以来,河南能源除了确保生产经营任务外,还承担着职工医院、学校、社区等社会职能,付出了大量资金和人力成本,这犹如穿着“棉衣棉裤”与身着“短衣短裤”的民企赛跑。如果不“瘦身健体”,继续负重参与市场竞争,只会被其他企业甩开,被市场淘汰。

社会包袱重,河南能源先下决心“瘦身”,涉及254个家属区51.9万户的“三供一业”全部实现属地化管理,仅永城市地方财政就承担了近两亿元。“没有企业发展哪有地方发展呢?所以不能分彼此。”永城市委书记李中华说。

管理层级多,河南能源再下决心“健体”,144家法人单位领导干部勇摘“官帽”服务大局,管理层级由六级压减到四级,企业内部办事效率提升一倍。

压垮骆驼的是哪根稻草?绝不仅仅是“最后一根稻草”,而是压在它身上的所有重物。“企业负担减轻了,利润自然上去了。”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马富国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改革,就是拿掉压在国企身上的“稻草”。